荒也

求知若饥,虚心若愚

     正值北京的春日,上学的地方离圆明园也很近。实不想浪费这样的好天气,在北京,如此像春天的春日真是不多。因为说这座城市没有春天也是不为过的。
     园中观景的老辈人居多,也有很多学校的学生春游。仰仗了这些学生团体,所到之处都可以蹭他们的讲解听。园中一片祥和,春风拂面,日光正好。
那场莫约150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两个强盗的故事如今依旧历历在目,零碎的砖瓦、被数字标记的残骸、青铜上赫然清晰的划痕、、、那种愤怒是那么容易被激发,却也变得容易被放下。因为我们的国家正在日益强大,如今的我们可以坦然穿行于废墟间,听着那两个强盗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身在此中,唯有静默。

迷雾

COHIBA esplendidos 高希霸导师。

2016.2.22. 北京

     不曾了解过雪茄的,对它的知解也还是因为中学课本里的丘吉尔酷爱雪茄。

     去年家中偶得这么一个小木盒,样子直愣古朴,第一眼便不厌烦。第一次触碰他,木板要比我想象的薄,好清脆很干燥的木质。虽不懂,却好奇。打开闻了闻,这一鼻好似嗅到了古巴。

     时隔一年,整理房间时终于再次照面,一股冲动,拿起相机拍了几张定妆。

     原来他叫“高斯巴”,很是高贵。很长时间段内只出没于名流贵族的指尖,是雪茄中的极品。是那位被称为“共产主义的唐吉柯德”的格瓦拉的钟爱。

     时隔一年再次触碰,清脆依旧清脆;干燥依旧干燥;味道依旧很古巴。